小豬佩奇被禁疑云背地:平臺屏蔽“社會人

  “小豬佩奇身上文,掌聲送給社會人。”近幾個月,一只長得像吹風機的粉紅小豬逾越“次元”,從以學齡前兒童為目的受眾的動畫角色,變身成為深受年青人喜愛、帶有“社會人”屬性的景象級IP。強勢刷屏之后,這只網紅豬卻陷入“被禁”疑云。

  抖音等平臺均向南都記者否定“小豬佩奇”。不過在這些平臺,小豬佩奇相關內容已大幅減少。搜索“社會人”等癥結詞,更無相關內容。

  對此,有學者在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表示,“社會人”這套話語帶有一定價值虛無傾向,也許是相關內容被視頻網站審核的重要原因。網絡二次創作除不能違反法律、應遵守公序良俗外,還招考慮到對未成年人的影響。

  日前,一張寫有“抖音社區規則”的圖片在網絡熱傳。該“規則”列舉了低俗、違背法律法規、惹人不適等違規行為的詳細表示,并將小豬佩奇作為“禁止元素”放在首位獨自列出。

  “抖音小豬佩奇,從此再無社會人。”4月29日,領有259萬粉絲的大V“互聯網俊明說”發微博轉發上述圖片,3萬余人點贊,跟帖6500余條。

  其中,有網友評論“不愛好這個小豬佩奇,好多人拿這個做凌辱類語言的圖,看了心里不適”,被3749人點贊;另一評論“小豬佩奇本是一個幼兒動畫,真不清楚有些人把它拿來給予不好的意思是什么思維”,獲1807人點贊。

  之后,“抖音小豬佩奇”登上微博熱搜榜。亦有媒體報道稱,在抖音上一度無奈找到小豬佩奇任何相干內容。

  5月7日,南都記者在抖音上搜索“小豬佩奇”,與此相關的用戶、挑釁和音樂均存在。“小豬佩奇”挑戰頁面顯示,共有2300余人介入該挑戰―――不外,在4月下旬,這個數字是3.6萬。一些此前獲贊多少十萬甚至上百萬的熱點內容,在該挑戰下已不復存在。

  抖音有關負責人向南都記者表示,網傳的社區規范是假的,“我們沒有小豬佩奇,會依據法律法規做社區規范管理,盼望大家獨特保護良好的社區規則并且遵守。”

  此外,南都記者在快手平臺搜索發明,與“小豬佩奇”相關的用戶和標簽都存在,但點擊該標簽,顯示“沒有內容”。

  快手有關負責人向南都記者表示,并未對小豬佩奇做過“針對性的打壓”。其說明,“標簽頁空缺,可能就是話題參加性不高。咱們良多標簽的話題頁都是這樣的。”

  小豬佩奇相關內容減少,或因受到“社會人”連累。南都記者在抖音和快手搜尋“社會”、“社會人”,均顯示“不找到內容”。

  事實上,在近期監管風暴之下,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臺均推出整改辦法,表現將進步審核能力,加大追查力度。

  抖音方面曾向南都記者流露,截至4月中旬,抖音視頻審核團隊有1500人。抖音總裁張楠表示,這一數字“天天都在增加”;快手方面亦于4月初發布,會增強審核步隊建設,將審核團隊從2000人擴展至5000人。

  同名動畫《小豬佩奇》(PeppaPig)是一檔針對學齡前兒童推出的笑劇動畫片,2004年在英國首播,2015年被引進中國。故事繚繞小豬佩奇及其家人友人的生涯開展,每集只有5分鐘。

  因為顏色明快、對話風趣,劇情溫馨有趣并富有教導意義,該動畫深受兒童和家長的喜愛。目前,《小豬佩奇》動畫片在愛奇藝播放量136.2億,優酷播放量145.9億,騰訊視頻播放量191.3億。

  在視頻網站,網友自制的多種方言配音《小豬佩奇》片斷和版本點擊量可觀。在B站,一段時長約4分鐘的《重慶版的小豬佩奇來了》,被播放357.3萬次;另一不到兩分鐘的佩奇吹口哨視頻,被播放299萬次。

  在社交平臺,小豬佩奇表情包已成刷屏之勢。2016年10月,動畫版權方eOne公司就結合微信,推出小豬佩奇系列表情包,兩周內下載量超過100萬次;而網友自制的表情包,更為海量。

  在快手、抖音等短視頻平臺,一句“小豬佩奇身上文,掌聲送給社會人”帶來的“社會”標簽和反差萌,更掀起網絡狂歡。貼小豬佩奇文身貼、戴小豬佩奇手表、背小豬佩奇背包,都被視為時下最潮的“社會人”標記,用戶自制的相關內容短視頻不斷上傳,構成病毒式傳播之勢。

  甚至,不少當紅明星也趁勢參加“社會人”行列,紛紜在微博發布應用小豬佩奇周邊衍生品照片,訊問粉絲“社不社會”?

  在電商平臺,帶有小豬佩奇元素的周邊衍生品,無論是否正版,均有驚人吸金才能。比方,定價9.9元的小豬佩奇文身貼,月銷近3.3萬筆;售價13.5-190元不等的小豬佩奇公仔,月銷4.4萬筆。“抖音同款”、“社會人必備”已成熱賣要害詞。

  經由一直解構跟二次創作,小豬佩奇不再只是一個單純的動畫角色,更成為網絡青年亞文明的一個組成局部。

  在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學、博士生導師常江看來,小豬佩奇在年輕人群體中“跨次元”走紅,表明在年輕人群體的群體觀念里,有一種力氣長期以來是受到壓制的,所以這個群體才會通過借用一個完整無害的形象,去進行文化上的表白。

  “所謂的‘社會人’,在我看來是一種對本人的無力感、無助感的自嘲,他們盼望通過一套基于底層邏輯的新的社交規則,去實現一種人格的自足。”常江對南都記者表示。

  4月26日,人民日報評論官微發文稱,《小豬佩奇》傳遞了正向、暖和的家庭觀點,但“在‘社會人’的路上越走越遠,不少人也擔心‘小豬佩奇會被玩壞’”。

  國民日報評論指出,時下,不少中小學生以此別樹一幟,一些人以穿著小豬佩奇的衣飾、腕表等相互攀比,少數不法商家混充仿造相關產品,牟取好處“小豬佩奇再社會,也不能毀掉孩子的童年,不能超越規矩和底線。”

  常江向南都記者表示,“社會人”這套話語體現出了一種對于主流價值系統的嘲弄,帶有必定的價值虛無偏向,這或者是近期相關內容在短視頻平臺被審查的一個主要起因。

  解構與二次創作,始終是網絡亞文化的活氣起源。然而,二次創作行為參差不齊,一些行為并非單純調侃和戲謔,甚至帶來更惡劣的影響。例如,此前引發關注的“兒童邪典視頻”中,就有對小豬佩奇、艾莎公主等形象進行二次加工,傳播血腥暴力、可怕、的內容。

  對此,常江接收南都記者采訪時表示,網絡二次創作應掌握三個標準:第一,不違反法律,尤其是常識產權相關法律;第二,要斟酌到對未成年人的影響,“究竟小豬佩奇作為兒童人物,在形狀上吸引許多未成年人的喜愛,亞文化群體對其進行拼貼、戲仿式的再創作,要考慮到它是不是會對兒童發生不好的影響”;第三,遵照公序良俗,錯誤弱勢群體進行譏諷和譏笑,也不去轉達、暴力等內容。

  中國政法大學流傳法研討核心副主任朱巍向南都記者表示,對小豬佩奇、貼上“社會人”標簽等行為,已超越《著述權法》中公道使用的范疇,二次創作須征得版權人批準。“兒童愛好的形象等更不應成為被的對象,否則可能損害未成年人正當權利,造成不良影響。”

  朱巍表示,國度消息出版廣電總局已于3月宣布《對于進一步標準網絡視聽節目傳布秩序嚴厲管理包含網民上傳的相似重編節目標告訴》,請求“堅定制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編視聽節目的行動”,嚴格治理包括網民上傳的類似重編節目。采寫:南都記者劉苗

推薦文章: 相關的主題文章:

延伸閱讀:

    無相關信息
標簽:

上一篇:老年人宜食用含硒豐富食物

下一篇:返回列表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技巧